学习党史bull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如何治了白癜风 http://pf.39.net/bdfyy/bdfjc/190506/7117848.html

南和县党组织的创建及早期斗争

军阀混战时期的南和

南和县位于河北省南部,境内有澧河、百泉河、洺河、留垒河四条河流,水源充足,土质肥沃,物产丰富,自古被誉为“土膏黍茂,品物阜实”的富庶之乡,有“畿南赤县”之美称。

但是,在旧中国由于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买办阶级的残酷压榨,南和县人民却过着饥寒交迫的悲惨生活。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帝国主义加紧了对中国的激烈争夺,他们操纵和唆使中国的各派军阀,进行了大规模的连年混战。地处交通要冲的南和县,屡遭兵灾战祸之害。从年到年,直、鲁、奉、晋各派军阀在南和驻防、过境、交战、骚扰,从未间断,致使南和农村丰富的自然资源遭到严重破坏。而南和地方反动政府却凭借手中权势,趁火打劫,加捐增税,预征钱粮,大肆搜刮民财。据统计,按当时全县人口计算,年每人全年负担不足1元,到年,每人全年负担8元之多,全县共负担大洋万元以上。年,军阀石友三盘踞邢台,向南和征兵名,征马车辆、轿车5辆,以捐代兵,以捐代车,规定每个兵员作价大洋80元,共征大洋12.4万元,名曰征兵,实属掠夺。在这种情况下,农业生产日益萎缩,广大农民纷纷破产。局势的混乱,又导致南和境内土匪横生,盗祸匪患,纷至沓来。土匪所到之处,打家劫舍,绑票勒赎,抢劫一空,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南和城镇小商业和农村手工业,由于兵连祸结,捐税繁多,日益萧条凋敝,频遭破坏。年春,南和城镇小商业共余家,歇业倒闭的就占半数以上,迫使城乡经济陷入崩溃,广大穷苦农民啼饥号寒,挣扎在死亡线上。

南和人民不堪忍受残暴的黑暗统治,迫切要求改变自己的悲惨命运,寻找生路,寻求光明,寻求真理,以求得自身的彻底解放。

马克思主义在南和的传播

五四运动以后,新文化运动的浪潮迅猛地冲击着古城南和。它冲破封建主义思想的桎梏,激发了人民的民族觉酲,在南和知识界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为马克思主义在南和的传播创造了条件。

年,在邢台直隶第十二中学读书的南和学生沈国华、苏本立、杨汝明等在学校通过组织“读书社”活动,阅读和研究了大量革命书籍,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他们每逢假期回家,从学校带回《辩证唯物主义》、《唯物史观》、《共产党宣言》、《新青年》、《向导》等马克思主义理论书籍和革命书刊,在南和青年学生和小学教师中进行秘密传阅,并在学生中大讲俄国十月革命和京、津等地爱国学生反帝、反封建的斗争情况。沈国华还在家乡后小林村成立《农民夜校》,传播文化知识,宣传反帝、反封建思想,启发农民的政治觉悟。

同时,南和第一高小进步教师祝子育组织学生成立“青年读书会”,介绍许多进步书刊让学生阅读。如《海燕》、《拓荒者》、《小说月报》;蒋光慈的《少年漂泊者》、《鸭绿江上》、《战鼓》、《短裤党》;郭沫若的《女神》、《橄榄》、《我的幼年》;鲁迅的《狂人日记》,高尔基的《母亲》等。祝子育在读书会上,给学生讲俄国十月革命,介绍苏俄情况。许多学生受到革命思想的熏陶,心里向往革命,向往苏俄,在幼小的心灵中,增强了他们以革命为志向,以革新为己任的历史责任感。

由于马克思主义在南和的传播,一部分具有革命思想的青年学生和小学教师,如李向梅、吴子平、沈金台、白洁身、郭新辉、高焕廷、赵连城等,初步接受了马克思主义。他们日益不满于反动军阀的黑暗统治,痛心于山河破碎、风雨飘摇的民族危难,迫切要求社会进步和变革,终于从迷惘中找到了革命真理,寻求出中国革命和南和的出路。新文化运动和马列主义在南和的传播为南和党组织的建立奠定了思想基础。

后小林迸来第一颗星火

年9月,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10月,直系将领冯玉祥在共产党影响下,从前线回师“倒戈”,发动了“北京政变”,推翻了直系军阀首领曹锟、吴佩孚把持的北京政权。冯玉祥联合胡景翼、孙岳等,将所部改称国民军,同时电邀孙中山北上,共商国家大计,并允许共产党员在其军队中做政治工作。党利用这种有利形势,中共北方区委对国民军进行了许多工作。“北京政变”后,国民军第二军胡景翼所属郑思成的独立骑兵第一旅,从陕西进驻河南卫辉(今汲县)。年中共组成以共产党员王环新(江西永修人)、淦克群、杨子江、李长太、江长师等人为主要成员的“北上军运十人团”,到郑思成的骑兵旅开展军运工作,具体工作由中共北方区委书记李大钊直接领导。王环新担任骑兵旅参谋兼第二军俱乐部主任。

年8月,骑兵旅由河南卫辉移驻邢台。王环新、杨子江、李长太等利用军队驻邢台机会,在学校发展党的组织。在邢台省立十二中学介绍了“顺德学生联合会”主席沈国华(南和后小林村人)等人加入共产党,并建立了十二中学党支部,沈国华任宣传委员,这是南和县在外地入党的第一个党员。从此中国共产党在南和播下了第一颗革命火种。接着,沈国华在十二中学又发展了南和学生苏本立(苏庄人)、杨汝明(孔村人)二人入党。

年3月,已担任中共顺德特支委员的沈国华因忙于党务工作,委托共产党员王子青(磁县人)、刘玉生(高邑人)持介绍信来到南和后小林村,介绍了小学教师沈金台(沈国华三叔)入党。沈金台成为在南和入党的第一个党员。沈金台在本村积极活动,发展了沈鉴周、沈国玺等入党,建立了党小组。在这个基础上,又发展了赵玉生、沈老黑等人入党。年冬,在顺德特支的帮助下,建立了后小林党支部,这是南和第一个党支部。该支部直接受顺德特支领导,沈国华兼任党支部书记。

后小林党支部建立后,党的主要活动是散发革命传单,宣传马克思主义,发展党的组织。通过宣传活动,向穷苦农民介绍俄国十月革命和共产主义美好远景,使马克思主义的传播更加普遍深入,进一步启发了广大农民的政治觉悟,为党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条件。

第一次农民武装斗争

年初,中共北方区委批准在邢台建立中共顺德地方委员会(临时),沈国华任书记。在这期间,沈国华曾多次回到南和,在师范讲习所发展了进步学生吴子平(东关人)、白洁身(东三召人)、郭新辉(西内人)等人入党。

年夏,国民革命军暂编第三军梁寿恺部推进到直南地区。北伐战争的节节胜利推动了农民运动的蓬勃发展。在党的领导下,广大农民群众由拥护和支援北伐战争,迅速转向发展武装,建立组织,积极开展土地革命斗争。年春,中共顺直临时省委派贾湘农到南和县寺上村,以开设酱醋铺为掩护开展农运工作。南和党组织在上级党的领导下,秘密在寺上、小林、南师、左村等村庄组织起“农民协会”(又称“穷人会”)。通过这一组织,团结广大贫苦农民,开展抗捐抗税、抗租抗债、清帐反霸等合法斗争,打击地主豪绅的嚣张气焰。他们的口号是“打倒军阀”、“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当时,全县参加“农民协会”的贫苦农民有0多人。

与此同时,以反霸抗暴为主要宗旨,但带有浓厚封建迷信色彩的农民群众武装组织——红枪会、大刀会也广泛发展起来。4月间,南和党组织秘密发动“农民协会”和红枪会、大刀会,开展抗粮运动和武装暴动,一举攻克了郝桥镇保卫团据点,抓捕了保卫团团长石老恩,缴获大枪20支,子弹发。年5月,在邢台“武装农民运动办事处”的协助下,南和党组织为团结和争取红枪会、大刀会,派共产党员沈鉴周、沈金台、吴子平等人打入其组织内部,与宁殿奎、梁顺天等首领建立了密切关系,使南和会道门组织基本上置于党的领导之下。

当时,南和县为奉系军阀所盘踞。为反抗军阀政权的横征暴敛,南和各地红枪会、大刀会迅速发展,全县会众达数千人。年6月,在沈鉴周、吴子平、梁顺天等指挥下,组成28个会团约人。他们手持大刀、红缨枪,举行声势浩大的武装攻城暴动,占领了南和县城,赶跑了奉系反动县长刘静环,收缴了县保卫团和警察局的枪支,解散了反动武装,摧毁了军阀政权的一切机构,并建立了临时农民政权。这一斗争的胜利,沉重打击了军阀对地方的统治,震慑了贪官污吏和地方豪绅,扰乱了奉系军阀的后方,为北伐军胜利进军扫清了道路。

白色恐怖中诞生的中共南和工委

年蒋介石背叛革命,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全国迅速陷入白色恐怖的黑暗统治时期。以朱尔圭为县长的反动政权重新盘踞南和县城后,大肆搜捕共产党人,强令解散“农民协会”,收买农民领袖,把红枪会、大刀会改编为“自卫团”。在反动派的血腥统治下,南和党组织陷于瘫痪状态。有的党员悲观失望,对革命失掉信心,逃跑脱党;有的党员意志薄弱,表现消极动摇,不敢参加革命活动;部分农民党员因缺乏实际斗争锻炼,也消沉下来。党的活动被迫转入地下。

年初,正当南和党组织陷入瘫痪、革命处于低潮的时候,共产党员李向梅(前小林村人)从省立大名七师回到南和,秘密与吴子平、白洁身、苏本立、沈金台等共产党员取得联系,并以他的革命胆识和组织才能,实际担负起南和党组织的领导工作。在上级党的指导下,积极开展党组织的恢复、整顿工作,使南和党组织又萌生了新的生机。

年11月,中共顺直省委巡视员朱林森(隆平人)视察南和党组织的工作,与李向梅、苏本立取得联系,传达了省委关于恢复、发展地方党组织的指示。从此,南和党组织与顺直省委正式接上了关系。

年4月,中共中央特派员陈潭秋和顺直省委农民部长郝清玉来到邢台,在西郭庄召开了“直南党的活动分子会议”。陈潭秋在会上传达了党的“六大”会议精神,并分析了当前的政治形势,提出了直南党的工作任务。李向梅代表南和党组织参加了这次会议,并汇报了南和党组织现状和群众自发斗争情况。会后,正式成立了“中共邢台中心县委”,冯温(肥乡县人)任书记。南和党组织受邢台中心县委领导。

西郭庄会议以后,南和党组织总结了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农民运动失败的教训,认识到:在领导、组织农民革命斗争中,必须建立党的坚强领导核心,发展壮大党的队伍。并着重研究了整顿和发展南和党组织问题:(1)积极进行党组织的恢复工作;(2)继续在农民和知识分子中发展党员,扩大党的组织。随后,李向梅、苏本立、沈金台深入后小林村,分别与在白色恐怖下一时同党脱离关系的农民党员进行联系,并一一接上了关系,恢复了后小林党支部。

年初,共产党员高焕廷(张村人)从大名七师带着党的关系回到南和,与李向梅、吴子平、白洁身等党员取得联系。从此,南和党组织在高焕廷、李向梅的带动下,积极开展活动,发展党员,扩大组织,把党员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开展党的工作。

这一时期,南和党组织经过整顿、恢复,扭转了党内思想混乱状态,加强了党的队伍,使原来零星党员的个别活动,转入了有组织的活动,使南和党组织蓬勃发展起来。

年11月,邢台中心县委秘书喻屏在任县刘屯召开党的会议,会上分析了当前的有利形势,并重点布置了关于党组织的发展及继续加强领导农民斗争问题。会后,根据上级党的指示,建立了“中共南和县工作委员会”,由高焕廷任工委书记,白洁身任组织委员,吴子平任宣传委员,南和工委受邢台中心县委领导。工委建立以后,党的主要任务是:(1)宣传党的革命主张,传播马克思主义,扩大党的影响,发展党的组织;(2)恢复和发展“农民协会”,发动贫雇农抗捐抗税,抗租抗债,打击贪官污吏和地主豪绅势力。

工委建立以后,党组织有了进一步发展。后小林党支部发展农民党员7人,张村、左村、南师、三召等村也发展了零星党员,有的建立了党小组。在知识界,赵连成(左村人)、郑安泰(西郑庄人)、张世荣(北大召人)、周治邠(大郝人)、刁搜岩(刘义屯人)、刘尉(女,西里村人)等先后在大名七师、邢台四师、邢台三女师等学校入党,他们都与南和党组织取得联系,并参加南和党的工作。在小学教师中发展了刁茂松(西内人)、刘树德(西里村人)、程秋声(南师人,后叛党)等入党。党员由年的8人,发展到年的24人。同时,在工委的领导下,南和的农民运动又轰轰烈烈的开展起来。

反对“自治捐”捣毁县党部

年3月,省委特派员朱林森来到南和,布置开展反苛杂斗争。朱林森通过沈国华(当时任县教育局督学)与南和党组织取上联系。当时,国民党南和县党部在张闻善、豆耀先一伙党棍操纵下,网罗一批土豪劣绅与反动官府互相勾结,狼狈为奸,为非作歹。特别是苛捐杂税、支应摊派、舞弊贪污、巧取豪夺,日甚一日,使广大人民日益穷困。时值国民党县党部正要征收“自治捐”,全县人民颇有怨言。高焕廷、吴子平、沈国华当即在两级小学举行秘密会议,并邀请党的同情者,两级小学校长吴献臣参加,共同商讨如何开展反对“自治捐”斗争。经过研究,决定利用吴献臣和各村村长关系,发动群众向国民党县党部请愿,要求当局放弃征收“自治捐”的成命。4月3日(农历三月初五),正是南和县城庙会,各村参加请愿的农民借赶庙会为名,从四面八方涌进县城。这天,吴子平、沈国华集合了一高和两级小学学生一百多人,吴献臣会同各村村长组织赶庙会群众数百人,在高焕廷的亲自指挥下,组成一支请愿大军,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大街上贴满了红红绿绿的标语,游行队伍高呼“反对自治捐”、“取消杂捐杂税”、“打倒贪官污吏”、“反对国民党军阀统治”等口号,潮水般涌进国民党县党部。县党部执委张闻善态度蛮横,拒不答应群众要求,并肆意对群众进行污蔑诽谤。人们愤怒难忍,当即捣毁了县党部的门窗、器物,砸烂了挂在门前的大牌子,撕毁了国民党党旗,并痛打了党魁张闻善,其他党羽见势不妙,一个个狼狈逃窜,斗争赢得了胜利。

翌年2月,张闻善、豆耀先等人为报县党部被砸之仇,勾结驻南和奉军董麟阁部逮捕了共产党员吴子平、沈国华和进步知识分子吴献臣、国兴义,押往曲周国民党驻军旅部。旅部军法处指控四人是共产党“赤化分子”蓄意煽动农民暴动。吴、沈等四人断然否认,据理反驳。他们又把四人从曲周旅部押解到天津的河北省监狱,后又被转送到北平卫戍司令部监禁审理,终因证据不足,被无罪释放。

第二次农民武装攻城及其失败

年,南和反动县长王成慈和商会会长王正瑾相互勾结,欺上瞒下,贪赃枉法,鱼肉百姓。他们利用河北省政府治理永定河借款之机,玩弄权术,把原来按地亩摊派改为按人头摊派,加重了全县贫苦农民的负担,而他们从中克扣,中饱私囊,大发横财,再加上反动政府发放只借不还的“八厘公债”,使得全县人民叫苦不迭,民怨沸腾。

为了打击国民党反动势力,中共南和工委决定发动农民,举行武装攻城暴动,向反动政府清算“八厘公债”和“永定河借款”。10月间,在工委领导下,三召、南头、张村、东南张、段村、河上村、丁庄、宋庄、回庄、善友桥、胡佃、南师、小林等20多个村庄农民共多人,手持大刀、红缨枪、五眼枪、独眼铳、快枪及土枪、土炮等武器,从段村集合出发,浩浩荡荡直奔南和县城,把县城围得水泄不通。县长王成慈闻风丧胆,忙下令关闭城门,龟缩在县衙内不敢露面。商会会长王正瑾也将其眷属从北关搬进城里。围城农民在城外不断高呼“清算八厘公债!”、“退还永定河借款!”、“打倒狗县长!”、“枪挑王正瑾!”等口号。愤怒的呼声响彻云霄,守城的士兵也吓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在围城农民强大声威震慑下,狡诈的王成慈使用缓兵计,派劣绅王正瑾站在东门城楼上与围城群众喊话,诡称谈判。王正瑾低头哈腰,一面劝解群众不要动武,有事好商量,一面佯请群众派代表进城清算帐目,退还款项。人们不知是诡计,遂选出高焕廷、白洁身、黄河新三人为代表,进城与政府谈判。这时,围城农民因奔走了一夜,又饥又渴,于是都各自回村去了。三个代表进城后,王成慈、王正瑾立刻翻脸,露出狰狞本相,不容分说把三人扣押起来。经党组织的大力营救和群众继续斗争,三个月后,反动当局才被迫将高焕廷、白洁身、黄河新三人释放。

这次武装暴动虽然失败了,但斗争并没有停止。在党的领导下,南和各地村庄,如左村、南师、小林、张村等地贫苦农民,又秘密组织起“扛子会”(穷人会)、“雇工会”等群众组织,继续进行反对土豪劣绅、抗捐抗税、抗租抗债、要求增资增佃的斗争。

中共南和中心县委的建立

中共邢台中心县委遭受破坏后,直南特委为了加强对邢台周围各县党组织的领导,拟定重新建立邢台中心县委,但邢台党组织虽经一定恢复,基础仍较薄弱。而毗邻邢台的南和县,经过年大规模的农民武装运动,群众情绪高涨,南和工委在农村的工作有坚强的基础。因此,年4月,直南特委根据省委指示建立了“中共南和中心县委”,高焕廷任中心县委书记,李亚光(巨鹿县人)任组织委员,周文田(任县人)任宣传委员,周庠(沙河县人)任青年团书记,县委机关驻南和大郝村。该中心县委隶属于直南特委,负责领导南和、任县、邢台、隆平、尧山、巨鹿、沙河等七县党组织工作。中共南和工委同时存在,高焕廷兼工委书记,白洁身任组织委员,吴子平任宣传委员,周治邠任青年团书记,兼管秘书工作,负责党内文件的保管、分发工作,刘树德担任中心县委交通员,负责对外联络工作。中央的通告、文件、党刊《北方红旗》及省委、直南特委的指示和信件,都由刘树德、周治邠秘密传送到各县和邢台各中等学校党组织。

年8月,高焕廷在县城秘密召开中心县委会议,传达了直南特委四中心县委(南和、磁县、大名、肥乡)联席会议精神,布置当前的中心任务:(1)发动贫雇农抗捐抗税斗争,提出“不出捐,不出税,不出军款和一切派款”的口号;(2)大力在农村贫雇农中发展党员,建立基层党组织;(3)发动青年学生抗日反帝斗争;(4)深入敌军士兵中发动兵变;(5)宣传苏区红军反“围剿”的胜利;(6)集中力量有条件地发展游击战争。

在中心县委的领导下,南和党组织迅速发展。到年下半年,先后在张村、左村、南师、三召、小林建立了五个党支部和一个大郝党小组。全县共有党员58人,其中知识分子党员17人,农民党员41人。

在南和中心县委的领导下,所辖各县的党组织也迅速得到恢复和发展。沙河县在高焕廷书记和南和党员赵连城、张登第的协助下,在善下村发展党员,建立了善下村党支部,尹连魁任书记,有党员20多人。这个党支部在高廷焕的直接领导下,发动农民开展清账反霸、抗租抗税斗争,促进了沙河农民运动的发展。高焕廷还多次到善下村给党员上党课,讲俄国十月革命、马克思主义思想,讲中国的光明前途,讲将来土地还家、农民翻身得解放等革命道理,使党员的政治觉悟和革命理论不断提高。

在任县,自年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后,形势日趋紧张,革命处于最低潮。中心县委书记高焕廷多次到任县,同刘文忠(子厚)、周文田等任县党组织负责人一起,经过艰苦细致的工作,整顿、恢复了小官庄、辛留寨、西柳、大寨、刘屯、安庄、赵村、大宋等十几个农村党支部,全县党员达50多人。

此外,隆平、巨鹿、尧山、威县等县的党组织,也都在中心县委领导下迅速得以恢复和发展。到年下半年,所辖各县共发展党员余人。

年4月,反动县长王成慈被革职离任,朱尚瑞(奉天人)接任南和县长。南和党组织利用反动政府更换县长之际,由吴子平、白洁身公开出面,联结四乡民众代表和小学教师代表张宗德、刘树德、刁长龄、苏成功等人,代表全县各界民意,联名向官府具状诉讼克扣贪污民财的商会会长王正瑾,终于将其告倒入狱,清算了“八厘公债”,退还了赃款,解除了民愤。

中共南和中心县委惨遭破坏

南和党组织领导的大规模农民武装暴动,大大震惊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而阶级斗争的尖锐,更加暴露了地主、军阀的穷凶极恶,他们迫不及待地向党和革命人民进行疯狂反扑。

年10月,直南特委交通员杨三朝由磁县到邢台四师传送秘密文件,收件人是邢台中等学校党总支秘书胡丰登。途中被驻邯郸国民党40军庞炳勋部哨兵查阻,搜出秘密文件,遂遭扣押。邯郸驻军立即通知驻邢台国民党32军军部(军长商震),32军特工队迅即到邢台四师逮捕了党总支秘书胡丰登。经审讯胡丰登供出了邢台和南和党组织的情况,邢台驻军随即逮捕了党总支书记张玺,四师党支部书记王含馥,十二中原党支部书记周庠(当时任南和中心县委青年团书记)。10月15日,驻邢台32军特工队长王航远(劣绅王正瑾的儿子)与南和反动政府勾结,带领军队到南和第一高小逮捕了该校教师、共产党员赵连城。10月16日,王航远又带领32军一个连的兵力,于半夜包围东三召村,企图逮捕工委组织委员白洁身。适逢白洁身外出未归,敌人阴谋未逞。同月,王航远率领32军骑兵队到南和张村逮捕了中心县委书记高焕廷,押往邢台32军军部。随即将高焕廷、赵连城、张玺、周庠、胡丰登等人,当作“共党要犯”解送北平绥靖公署临时监狱。被判决后,即被送到“北平军人反省院”(即草岚子胡同监狱)监禁。高焕廷在监狱中惨遭敌人折磨,光荣牺牲,时年28岁。接着,反动政府又下令通缉工委领导成员吴子平、白洁身等人,白洁身等被迫离开南和。在敌人的血腥镇压下,南和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全县党组织失去统一领导,党员处境困难,革命转入低潮。

年,直南特委指示,南和党组织受任县县委代管。年,在党的领导下,组织起一支数十人的农民武装,活跃于城东南一带村庄。在黄河新的率领下,他们打盐巡,砸局子,打土豪,吃大户,开展夺粮斗争,狠狠打击了反动官府和地方反动势力。随着农民运动的开展,南和党组织重新得到恢复和发展,年,全县共有党员30余人。

南和党组织的产生和发展及其领导的早期革命斗争,扩大了党的政治影响,锻炼了党的骨干力量,教育了革命群众,在南和大地上播下了革命的火种。这一切,为以后开展抗日游击战争和建立南和抗日根据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来源▏区党史办供稿

初审▏杨欢

复审▏赵谦

终审▏刘青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南和发布”-

权威声音,南和发布




转载请注明:http://www.nanhezx.com/nhxtq/16003.html


当前时间: